他禁烟有功 为何却签订了诸多的“卖国条约”(17)

结果,在津与英国代表会晤时,“英夷威妥玛于座前呈出一件,即系当年耆英具奏驭夷情形摺,语多贱薄夷人,且有宣成宗皇帝朱批”,英国翻译李泰国和威妥玛当场就拿此奏片奚落耆英。

已经七十余岁的耆英受不了这种羞辱,“未及候旨,踉跄回通州”,可也不能避免“为王大臣论劾”,被咸丰帝“赐自尽”的结局。

耆英死时,可能还会暗地里埋怨咸丰皇帝不听自己的忠言,激怒英夷导致国家再次陷入战争。自己为了朝廷殚精竭虑,不惜蒙上污名和为自己所厌恶的逆夷周旋所维持的局面,被这个新登基的皇帝给毁了。

他并不明白,自己的忠心,皇帝体察不到,后世也是体察不到的。在时代转型期间站在风口浪尖的人物,都免不了会是这个结局。

有人说,从1842至1848年,可称得上是耆英外交时代。耆英的时代过去了,而第二次鸦片战争得炮火还在继续,他身后的“卖国贼”,还将层出不穷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