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禁烟有功 为何却签订了诸多的“卖国条约”(15)

“惟恪遵历奉谕旨、坚守条约”,自然是近代外交必不可少的优秀素质,也可做到“避免边衅”,但作为不平等的条约,坚守就必然被后人诟病。而为了不开边衅,对于民众和洋人的冲突,耆英只能是对内不对外。

在粤东的“民夷”冲突中,外国歹徒在中国领地蓄意残害、枪杀中国民众,耆英以条约中的有关领事裁判权的规定而对凶犯听之任之,甚至抑制民众的反抗。1844年6月,美国歹徒枪杀广州无辜平民,耆英听由美方“准按公义了结”,劝胁民众“勿得私相报复,致酿事端”。

耆英的“抑民奉夷”,颇受当时舆论的谴责:“逆夷之敢于猖獗至此者,皆由耆英为之内应,背君害民,丧良昧理,以勾通英夷暗助其叛逆之谋耳”,“自有权奸以来,未有丧良心,无廉耻若耆英之极也”。

耆英自己也颇觉委屈,“本督……爱民尽职奉公之心,如有不诚,天祖鉴之,近年外国订约,尽我心力,无非欲安我人民,岂有厚待外国,薄待我民之理矣!”他当然有自己的理由:如此作,就是为了避免夷人不跳起边衅,是为了让皇上安心,也是为了百姓平安。在内心中,他是很瞧不起夷人,视夷人如犬羊的。怎么可以接受这样的指责?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