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禁烟有功 为何却签订了诸多的“卖国条约”(10)

《南京条约》当然是按英国人的意愿签了。在与英人在广东商约之前,耆英认为如单独与英国订约,其结果必然是“英夷竞可示德于各夷,而阴操我国之利柄,各夷不克邀惠于,而维系英夷之手足”,故而建议:“如咪唰坚等国必欲在闽、浙、江苏通商,似可准其一并议定税则,任其所之。”道光帝最终只是笼而统之的要求其“妥筹定议”。耆英此后基本上是按此思路行事。在与英人商约的过程中,对于一些关键条款未予重视,往往在损失利益之后还不自知,因为这些条款在耆英及那时的帝国君臣看来,实在没有重视的必要。

如“西洋各外国商人,如准其一体赴各口贸易,即与英人无异。将来设有新恩施及各国,应准英人一体均沾”。即我们通常所说的“片面最惠国待遇”,就是在耆英认为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而给予英国人的。而“领事裁判权”条款耆英更是认为这是省事的好办法。

在与美国人商谈之时,耆英的宗旨为:“其有关贸易之款,仍遵照上年所订章程,以免歧异。其无关贸易之款,有见于上年善后章程案内者,亦即准行。间有新章所未载而事非难行无关紧要者,不妨姑如所请。倘有于新章有大相龈龋及制定不便更易者,均即严行驳斥。”美国人由此除了获得英人已获权益外,还扩大了其享有“领事裁判权”的范围。其后法国人在此基础上,则获得了恢复教产和传教的权利。

相关资讯